少林武术一代宗师李根生
2004-12-30 12:12:48 王占敏

  李根生,又名李侠,字光明,河南省登封市大金店镇箭沟村人。1893年出生,1962年秋去世,享年69岁。

  作为一代少林武术宗师,现当代少林武术俗家弟子的代表人物,李根生的一生极富传奇性。

  《三字经》中说:“苏老泉,二十七,始发愤,读书籍。”讲的是宋朝人苏洵二十七岁时才发奋读书,后来成为文章大家的例子。李根生却是一个很晚才开始习武,终成一代大师的典型。

  李根生既没有出生在武术世家,也没有自幼练武。据他的儿子和徒弟们讲,他是在25岁已成年时才投师习练少林武功的。他先拜本县黄村的民间少林武师白作栋为师,后来又到少林寺向武功高超、有“少林活佛”美誉的当家和尚恒林大师求教,并经常与著名武僧妙兴、妙聚、贞绪在一块儿切磋交流,研习少林武功。因此,他学武虽晚,却练得了一身惊人的功夫。

  李根生之所以成年习武而取得很高的成就,与他对少林武功有深刻的理解有关。李根生成年习武时,筋骨基本定型,因此他没有把时间花在练习华而不实的东西上,而是注重练习在实战中能克敌制胜的功夫。他后来曾对徒弟们讲:武功武功,没有功就没有武;欲练好功夫,就要舍得花工夫。李根生学武时,经常是白天务农,晚上翻山越岭几十里到少林寺,天明再返回家。他每学一种功夫,就要把他练成为止。李根生练武很能吃苦,也很有毅力,他常年在臂上套铁环、腿上绑铁瓦练功。为了练功,李根生有十多年坚持在板凳上睡觉,睡在板凳上易掉下来,他一掉下板凳,就开始练功,练累了再睡,掉下来醒了又再练;他或者睡觉时在手指缝里夹一根香,等香燃完烫手了就起身再练。就这样,经过多年的苦练,李根生终于练得一身好功夫:他头能开碑,拳能裂石,掌能劈砖,脚能断柱,指能穿板。他32岁那年,到开封参加全国第四届国术比赛,在让了对手一拳的情况下,获得擂台赛第二名,并且由于在比赛时他没有被对手打倒过,参赛的选手们送了他一个绰号:“老铁山”,李根生从此名震武林。

  成名后的李根生,有许多人慕名投他为师学练少林武功。李根生就在登封的大金店东街、书堂沟、雷村、文村设了四个武场,他巡回四处传艺。

  李根生传艺有两个特点,一是注重因人施教,他根据徒弟们身心素质的差异,教授他们不同的武功。二是强调少而精,他传授每个徒弟的拳械套路都不多,功夫也往往是一、二种,却要求徒弟们把学的东西练精,因此他的徒弟都有不同的擅长。

  李根生对徒弟们的武德要求很严,说练武之人尤其要以德服人、以理服人,切戒好勇斗狠。他每年都要对入门弟子的“武”和“德”进行考查,督促他们练武修德。他有个弟子是大金店南山人,跟他学成了“少林足射功”。同村之人闻说后,表示不相信他脚上的功夫,并激他,与他打赌,结果他一脚把那人的牛踢死了。虽然打赌双方事先有约定,把牛踢死不用赔偿,但李根生知道后还是自己掏钱赔偿了牛的主人,并严责了自己的徒弟。

  李根生在传授少林武功时,组织了一个民间练武团体“黄连教”,意思是说,练武非常苦,象黄连一样。黄连教的成员开始主要是登封人,后来发展到周围各县甚至外省,在二十世纪三、四十年代的少林武术界很有影响。

  李根生演练传授的少林武功,拳法主要有小洪拳、大洪拳、通背拳、梅花拳、炮拳、罗汉拳、六合拳等。器械套路单练的主要有梅花十三枪、春秋大刀、单刀、双刀、达摩剑、七星剑、梢子棍、虎头钩、草镰、单拐、双拐、九节鞭、流星锤等。器械对练的套路主要有枪对枪、单刀破枪、单刀破双枪、白手夺刀、梢子棍破枪、大刀穿杆、棍对双刀、大镰穿杆等。功法主要有千斤坠、丹田气、铁臂功、足射功、鹰爪功、硬气功、心意把、轻身功等。

  李根生的弟子众多,在解放前已赫赫有名的有他的长子李青云(外号“李豁子”)、雷村人张八、南寨人申狗屎、白村人白发松、书堂沟人郝德立。当年跟随李根生学艺时尚年轻,今天仍健在的比较有名的弟子有文村人崔西岐、书堂沟人郝路、金东村人雷文章。其中禅、武、医三修的郝路影响较大,他笃信佛教,是少林寺第二十九代方丈行正的参佛弟子。电影《少林寺》上演后,慕名前往少林寺学武的人很多,他曾应行正方丈法旨,携其子郝建统在少林寺传授少林武功。他的弟子中有名的除其子郝建统外,尚有鄢陵人康志敏、书堂沟人陈同山(武打影星释小龙之父)、陈建立、雷村人郑忠孝、北京人王华力、鹿邑人周明杰、山东人金钦红、汝州人孙新旺、金东村人王洪等。崔西岐今年81岁,但仍身手敏捷、练功不辍。他门下的有名弟子除其子忠选、忠武、其孙跃旭外,还有鸡公山的陈广志、新郑的冯建军、长垣人崔上、在上海的吴喜勇等。

  李根生的四个儿子中,长子青云全面继承了他的功夫,尤以鹰爪功、缩身法、滚堂刀最为有名。青云曾在登封左庄收蒲群为徒,今天在左庄流传的罗汉十八手就是青云所传。解放后青云因父亲被抓起来审查而跑到嵩县躲避,后来落户并死在那里。李根生的次子青山、三子青坡也曾随父练武,后来因种种原因不再习练。四子青河,李根生健在时尚年幼,但也曾随父学了一些基本功夫,二十世纪八十年代,青河曾开办过武场,却不再有祖父当年的辉煌了。最令人可惜的是,李根生大师的孙子们、重孙们却没有人爱好练武的!

  李根生为人耿直,一生济危扶困,行侠仗义,在百姓中口碑极好。解放前,他因武功高超,在百姓中有威望,曾被县政府任命为县治安联防大队队长,负责维护地方治安。解放后,他参加了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,并积极响应政府号召,传授、挖掘少林武功。三年自然灾害时期,李根生因饭量大常常挨饿,以致酿成疾病,最后于1962年秋病逝,可叹一代少林武术大师竟这样离开了人世!

  大师虽然不在了,但在登封民间至今仍流传着许多有关他的传说。

  据说,李根生当年翻山去少林寺练武时往往是天亮前返回。有一次,他返回时在山上遇到一位白胡子,。老人问他匆匆忙忙赶路干什么了,他说在少林寺习武了。老人让他练两下瞧瞧,他练完后,老人指点了几处,说:“你不用再去少林寺学了!你的功夫已得真传,只要坚持练下去,将来恐怕不会有人是你的对手。李根生听从了老人的指点,在家苦练,终于成了一代武林高手。

  大金店一带的老拳师们经常提到李根生的千斤坠功夫。说他在书堂沟授徒时,一天,飘起了雪花。他坐在院中一把圈椅上,徒弟们拉他进屋,他说:“别说拉我,就是让你们抬,你们也抬不走我。不信你们可以试试!”于是,七八个身强力壮的徒弟抓住圈椅四周,用尽了力气,果然不能把体重不过一百多斤的李根生抬走。他在县大队时,一天晚上,土匪派人潜入他卧室行刺他。他躺在床上早已发觉,却艺高人胆大,待行刺之人举刀砍他时,他运用千斤坠功夫,一下子把身下的床撑压短,身子沉了下去。刺客的刀砍在床帮上,李根生在床下一脚踹在刺客的小腿上,那人的胫骨折断,倒在地上,李根生跃身而起,擒住了那人。

  李根生的臂力也很大。他在雷村传艺时,村里人为见识他的功夫,就起哄让他的弟子张八与他过招。李根生当时兴致也很高,就站在堂屋里让张八攻击他。张八施礼后身子向前一纵,左手一掠,欲擒师傅手臂。谁知他手尚未触及,李根生却身子一晃,闪身到了他身后,双手抓住他腰部,向上一送,竟把张八掷在了堂屋的二棚上,令村人叹为观止。

  还有一个传说是关于他的内功。大概是1939年吧,有个中央军军官带了两个士兵到箭沟村骚扰妇女,李根生出于义愤下了他们的枪。后来李根生放了他们,第二天,那军官带了一连的士兵以抓土匪为名围住了村子,李根生为了不连累村人就让他们套上脚镣带走了。中央军把李根生送到了县政府,县长问了情况后知道是那军官的挟私报复,就决定释放李根生。那时犯人戴的脚镣都是用铆钉铆住的,要打开脚镣就需要用锤子、钉子把铆钉敲出来,而敲出铆钉时则往往容易敲在犯人的脚上。李根生的脚被锤子砸了几下后,就让开脚镣的人小心些,那人没好气地说:“你不是功夫很好吗?不想挨锤子砸,你自己把脚镣挣断!”李根生听了,说:“只要不怕把脚镣弄坏,我倒可以试试!”在得到允许后,李根生让周围的人远离,他在院内的空地上走了几圈,运足了丹田气,然后猛地跃起,大喝一声,两腿用力向两侧劈开,那几十斤重的脚镣竟真的“绷”的一声崩断了,把周围的人看的目瞪口呆。据说,后来李根生被县长任命为县大队长,这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

  另外,李根生的轻功也相当了得。据他的儿媳讲,李根生总是要在晚饭后带着他的一个侄子和大儿子青云去野外练功。练完功回来时已夜深人静,为了不打扰家人,李根生三人总是不声不响地越墙而入。李根生还曾向人露过一手:他把自己双手双腿绑住,两脚点地向上一纵,竟跃上四尺高的窗台。

  李根生还有一次应付别人挑场子的经历。那还是他在旧政府县大队时,他设了个武场业余时间指导队员练武(队员中很多本来就是他的徒弟)。因他注重功夫训练,不教花架子,很有吸引力。当时县城里有个拳场,拳师姓梁,在登封也小有名气,他的徒弟们常常跑去看李根生的训练,并有人想改拜李根生为师。梁姓拳师很恼火,认为李根生让自己很没面子,就找上门去挑战,想借此挫败李根生,羞辱他一番。李根生认为同是武林中人,比武谁输睡赢都很伤和气,就一再谦让推辞。梁姓武师认为他定是技不如己,因而胆怯,就愈发强求较量。李根生的徒弟白发松当时已得师傅真传,他看不过对方的苦苦相比,就要求替师傅下场比试,对方同意了。双方拳来脚往,没走几个回合,梁姓拳师就被白发松一个“铁身靠打”跌出很远,梁姓拳师这才相信李根生果然有真本事。

  综观李根生的一生,他对少林武功的传承、发展作出了杰出的贡献。他传授下来的少林武功至今有许多仍在民间流传。他的弟子和再传弟子也在为少林武功怎样融入现代社会而努力着。在登封市的武术馆校中,有十多所是李根生一脉的武师开办的,如崔西岐的“西岐武院”、陈同山的“小龙武院”、陈建立的“少林寺天门武校”(原“少林寺禅拳道场”)、郑忠孝的“少林武术研究院”、德虔的“国际武院”等。李根生一脉的弟子还到北京、上海、香港、广东、安徽、河北、山西、湖北、浙江等近二十个省市区甚至海外传艺,因此,可以说,李根生大师虽然早已去世,但是他的功德却泽及后人、永垂不朽




首页 | 新闻中心 | 赛事一览 | 专家观点 | 全民健身 | 奥林匹克 | 体育文化 | 体育产业 | 明星荟萃 | 图片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