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术家、教育家张文广
2004-09-08 23:07:21 武林精英

  张文广出生于一九一五年,河南通许县人。现任全国体育总会委员,中国武术协会副主席、北京市政协委员、北京体院教授兼武术教研室主任。他是我国著名的武术家、摔跤家和教育家。

  一九三四年摔跤公开赛,全国一百多名精英云集南京。张文广少怀大志,以灵活多变的战术,历尽艰险,战胜对手,赢得轻量级冠军。

  一个春秋过去,他被选入中国国术队,赴香港、新加坡、菲律宾、马来西亚等地巡回表演。他的查拳、梅花刀、锁喉枪,刚健潇洒,动迅静定,风格独特。最令人叹服的是,他与著名武术家温敬铭表演的空手夺枪,一个机智灵敏,一个干净利索,配合严谨,动作逼真,令人叹为观止。一连谢幕七次,观众依然情绪沸腾,掌声雷动。

  又是一个春秋,张文广再次一蹴而就,荣获了参加第十一届奥运会武术选拨赛的男子第一名,于一九三六年六月在柏林登台献技,受到外侨胞和国际友人的共同赞赏和敬慕。一位德国友好人士紧紧握着他的手说:"太感谢啦,您使我看到华夏古老的国粹,看到了中国的希望。"

  人们不禁要问,张文广的精湛技艺是怎样来的?用他自己的话说,就是"勤奋、刻苦、功成"。

  张文广出身贫家,幼年身体并不好。一个偶然机会,他被别具慧眼的常振芳看中,从此,年方十岁的小文广就拜于常门之下。常教师严似父,慈若母,为了给小文广打好武术功底而呕心沥血。聪明伶俐的小文广暗自下了决心,一定要把功夫学到手。老师安排他弹腿五百次,他完成一千次;马步站桩五分钟,他一口气站半小时。他练撕腿(劈叉),经常是两腿撕开贴墙,渐渐坐下去,上还放两块大石头压住,坚持练一柱香功夫。就这样勤学苦练,张文广于一九三三年考上南京中央国术馆,时年十八岁。

  到国术馆后,他不仅精练武术,而且还学摔跤。他给自己安排了个"四千次作业法",即"拧千斤棒"一千次,"下蹲抱摔"一千次,把石墩子去掉一头当把子,作挑勾子和拧麻花各一千次。手不知流过多少次血,腿不知受过多少次伤。晚上,月过中天,他还不肯歇下,凌晨,天色未明,他的武步早已惊醒了沉睡的大地。由于勤奋好学,刻苦磨练,张文广精通了查、花、炮、洪、地趟、形意、八卦、太极等各种拳术和长短器械。对摔跤、击剑、散手也有颇深造诣。在此期间,他得到黄柏年、姜容樵、吴俊山,马玉然等武术名师的教授、指点,他能够博采众长,融为已用,创造出自己的独特风格,形成群众所喜的"张派"武术。

  张文广早在上海体专、天津国立体专任教时,已是桃李满园了。解放后,他象朴实馨香的泥土一样,用自己的养分哺育着棵棵幼苗。全国二十九个省、市、自治区都有他的学生,其中有的成为高等学校的讲师、副教授,有的在各级体育机构任职,有的分配到各运动队、研究所任总教练、教练和研究员。张文广广不仅培育了祖国武术之花,还浇灌着国际武林之苗。仅从一九八0年以来,就有来自美国、日本、瑞典、加拿大、英国和澳大利亚等国家的九十一位武术受好者来北京体院学艺。他们高兴地说:"张教授浑身是功夫, 尽心尽力教我们"

  几十年来,张文广就是这样辛辛若若、兢兢业业地工作着,严于律已,宽以待人。在教学训练上,他既勇于开拓新境,一扫保守旧习,又善于区别对待,循循善诱。他常对学生说:"你没学好, 我有责任。俗话说只有不会教的教师,没有学不好的学生。"张文广不仅是技艺全面的武术家,而且是文武双全的教育家。

  艺海波澜,韶华易老。张文广年老志犹壮,艺精心更红,于一九八0年七月二十五日实现了他三十年来
的夙愿,光荣地成为中国共产党员。他的青年时代,是在旧中国的武坛上度过的,有过若闷、忧伤,彷徨。随着革命火种的迅速传播,他渐渐认识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就在中国共产党身上。如今,他光荣地成为无产阶级先锋队中的一员,怎不感动万分,干劲倍增呢!

  张文广把入党作为实现共产主义光辉理想的新起点,不知疲倦地为党、为人民而昼夜工作着,把生命的全部光辉都倾洒在祖国武术事业上。早在一九六0年,他已作为中国体育代表团武术教练,随同周总理、陈毅副总理访问缅甸;一九七七年,他又作为中国武术团团长访问日本,并曾表演八极拳,得到国际友人好评。近年来,他曾负责进行拳、刀、棍、剑、枪等套路的编写及武术规则、裁判法的制定。一九六二年,他所负责编写的武术教材,长达九十余万字;一九七八年又负责修改了全国体育院、系武术教材,长达八十余万字;一九八0年还担任了《大百科全书.体育卷.武术与民间体育学》科组主编,还利用业余时间先后编写了《扔沙袋》、《青年拳》、《中国式摔跤》、《综合查拳》、《散手拳法》等书,由有关出发社出版。报刊杂志登载他的有关武术文章更是无法计算。此外,在多次全国武术比赛中,他都担任总裁长。他为研究、整理和发展武术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。




首页 | 新闻中心 | 赛事一览 | 专家观点 | 全民健身 | 奥林匹克 | 体育文化 | 体育产业 | 明星荟萃 | 图片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