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意拳之师承
2004-09-02 15:09:48   

  姬际可创拳的政治目的在于传播反清思想。这一点在其拳诀甚至拳法中均有所见。所以,心意拳一成,他便离开终南山东行,物色传人。“然此拳一经问世,人况以狂妄目我(编者注:由此可知姬氏在传拳时,并没有打击岳飞的旗号),庶不知此拳有防身御侮养性修身之术。以心意诚于中而肢体形于外。舍藏先天之本,性命生死之道,阴阳为母,四象为根,以夺阴阳之造化,扭转乾坤之气机。然沿途所遇,皆为庸俗之辈。到苏常一带访友,巧遇王辅臣父子,承他父子另眼相待,其子耀龙尚能记得苦用功。转瞬王载,又西南行,至秋浦遇曹公托其子继武与我,一教十二年,其技方成”(《姬际可自述》)。曹继武在其《拳论·十法摘要》中自认其从学于姬氏,云:“……夫世之习艺者,固一师之承也,亦各有不同,岂其始艺之不类欤?谅亦习者未得其真,故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,况乎愈传愈讹,且不仅差之毫厘也。余从学姬氏,以接姬氏之传,得之甚详,就其论而释之,定为‘十法摘要’,非敢妄行于世,聊以训子弟云尔。”乾隆十五年(1750),戴龙邦作《六合拳序》亦云::独我姬公名际可,字隆凤,生于明末国初,为蒲东诸冯人氏,访名师于终南山,得岳武穆王拳经,后授余师曹继武先生于秋蒲。”可见,姬际可传曹继武心意六合拳确信无疑。至于传王耀龙以及传其义女姜慕兰,由于这两支尚发现传人,故无从考焉。康熙二十五年(1686),姬际可在秋浦传艺时手书自述,赠与曹继武。姬际可晚年归里后,据《姬氏族谱》记载:老年破流寇于村西,手歼渠魁,村民以夫子事之。

  姬际可去世后,葬于祖坟,立碑纪之,后人尊称为“老夫子”,挂其娟画敬于家庙。少林寺中亦挂其画像。其形象为:长形瘦脸,须髯皆白,目光炯炯,家庙像旁有后人书写的对联,云:
创业本艰难要留好样与子孙
守成非容易不可负愧于祖宗

  曹继武生于康熙四年(1665),从姬氏习心意六合拳十有二年,技勇方成。康熙癸酉年(1693武科联捷三元,钦命为陕西靖远总镇都督。后因宦途坎坷,致仕归籍,于池州授业于山西祁县人戴龙邦。乾隆十五年(1705),戴龙邦从师命返晋,途经洛阳时,于马学礼书室作《心意六合拳序》云:“独我姬公,名际可,字隆凤……后授余师曹继武先生于秋浦。”姬氏传曹、曹氏传戴之师承关系当已无疑。河南马学礼亦曹氏弟子。山西戴龙邦于池州拜曹继武为师时,曹自称为“南山郑氏。”戴龙邦学得姬氏所创心意拳术,得五行、十行真传,并得其师所释《拳论·十法摘要》及《姬际可自述》等珍贵墨本。池州学艺期间,戴龙邦常于杨子江边苦练真心意真功。见鼍长丈余,浮于水中,凶猛异常,心有所感,遂以两手左右分拨前进,如鼍之浮水。之后,又见鲐于水中回游,如护尾之状,又以其形为拳,左右前进,如鲐之护尾,久练不厌。戴氏将此二形拳练至精妙之处,请教师傅。曹继武心感其灵,赞许以此二形为拳,传授门人。艺成后,戴龙邦奉师命回归山西时,曹继武始将真实姓名告之。由于师祖姬际可及师父曹继武反清复明思想与坎坷生活的影响,加之雍正五年(1727)下令禁武,戴龙邦返归故里后,即将心意拳禁锢,只传子、侄及内亲,不再外传。嘉庆七年(1801),戴龙邦终前留遗嘱给戴文雄(小字二闾),“心意拳不得外传”。人中有“戴氏家拳”、“戴氏祖传心意拳”之说。戴龙邦去世一百三十四年之后,即民国二十四年(1935),曾有过道光二十一年间(1841)牛皋之后牛希贤传戴龙邦父子心意拳的传说。这时戴龙邦去世已经整整40年,人死岂能学艺乎?况且嘉庆至道光间,戴二闾已赫赫有名的心意大师,以保镖名闻遐迩,声震武林。说什么戴龙邦父子此时向牛希贤学习心意拳,并“以师礼事之”,实属无稽之谈。研究过戴龙邦乾隆十五年在马学礼书室作的《心意六合拳序》的人都知道戴家心意拳的由来。然而,时过二百三十五年之后,又出现了“明朝正统年间,戴氏族成忠学得岳飞所传心意拳之后,成为戴氏族的家拳”之说。此说与心意门人中习惯称心意拳为“戴氏家拳”、“戴氏祖传心意拳”之说是风马牛毫不相及的。自乾隆十五年(1750)戴龙邦学得心意六合拳奉师命回归故里起,即只传子侄及内亲,到戴二闾遵遗训将拳禁锢,不外传人,先后将近九十年,“家拳”、“祖传”之说即由此出。而“戴成忠得心意拳”之说过去无所闻,也无见于文献,心意古谱中也无任何文字述及此事。考《祁县志》及昭余戴氏藏秘籍《半可集》等重要文献,只有“戴成忠于明之初始自雁门迁祁,鼻祖也”的记载。五世以前,未见科名。六世起,始见戴氏宦绩。八世戴光启,隆庆辛未进士,三边有政声。九世戴运昌,崇祯丁丑进士,官至户部,因“殚力国计”,旋以“陈演牵连下狱”。十世戴廷拭,“以气节、文章名世”。国变后“无志仕进”,至康熙已未,“应博学鸿词科,闻望尤隆”。“晚官闻喜训导,署曲沃县教谕,年七十上岁(康熙辛未)卒于官”。以上文献无片言只语述及戴成忠得心意拳之事,直至十世戴廷拭仍之。将戴氏家拳“追溯”到“明朝正统间”,至今尚未发现任何历史根据。

  道光十六年1836),直隶深州(今河北深县)人李老农闻戴二闾大名,遂变卖部分家产,别母离妻,千里迢迢到山西祁县小韩村学习戴家心意拳术。然而,多次登门求教,均遭拒绝。李老农心诚意坚,深知戴家心意拳的厉害和二闾师的威名,便送菜,风雨无阻,未曾取得分文。戴二闾感其心诚,遵母命于道光十九年(1839)正式收其为徒,传授心意拳术。光绪二十一年(1895)李广亨作的《心意精义》墨本记载了这一史事。民国十四年(1925),李老农的第二、三代传人集资树立的《车君毅斋纪念碑记》中述及这一史事时,云:“戴氏小字二闾,则祁人也。戴氏祖传心意拳……外传李老农”这些都是最早记载戴二闾传李老农的历史文献。民国二十四年(1935),戴二闾第二代传人祁县高降衡作的《形意拳基本行功秘法》(墨本)及《戴良栋拳谱抄本》(墨本)中也都有戴二闾传李老农的记载。直到八十年代中期,又出现了“郭维汉传李老农”新说,并有郭维汉只学得戴氏“十大形”,未学得“五行拳”等论。此说首见于1985年《搏击》一期载黄新铭“戴龙邦与戴氏心意拳”的文章。时过两年,黄氏即在《少林武术》一期撰文“形意拳首传人李洛能”,纠正了郭维汉传李洛能的错误传说,并得出了“祁县口碑材料与车氏碑文基本相合,李洛能(老农)为戴文勋(雄)的弟子”的结论。

  现存足以证实李老农为戴文雄弟子的历史文献有《心意精义》(墨本)、《车君毅斋纪念原碑记》、《形意拳基本行功秘法》(墨本)《戴良栋拳谱抄本》(墨本)等等。

  戴文雄收李老农为徒,开创了戴氏心意拳外传的历史。李老农继承发展了戴氏心意拳术,并有重大的改革和创新。他和他的许多著名弟子如车毅斋、贺运亨、李广亨、宋世荣、刘奇兰、郭云深、李太和、刘元亨、张树德、刘晓兰、李占元等等,都为中国形意拳的传播和发展作出了卓越的贡献。




首页 | 新闻中心 | 赛事一览 | 专家观点 | 全民健身 | 奥林匹克 | 体育文化 | 体育产业 | 明星荟萃 | 图片库